金鹰一码中特书的真假

第二二章

【书名: 上船 第二二章 作者:马甲乃浮云

强烈推荐:敛财人生[综]仙道可期最?#30475;?#33041;神级医生口袋妖怪之林克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灰姑娘]王子走开机甲之越时     众目睽睽下,胖达咽下嘴里的第一块臭豆腐,他并没有真实表现出惊艳,而是一脸受到惊吓的模样:“噢,上帝,真是太难吃了,来自地狱的味道。”

    胖子愈发痛心疾首:“如果,你们实在难以下口,?#20197;?#24847;为大家承担眼前的一切苦难。”

    秦珊:“= =……”演技略浮夸啊青年。

    奥?#32423;?#30629;了他一眼,觉得,有点可疑。

    众人?#36130;?#20102;他一眼,觉得,相当可疑。

    因为,胖达这货相当爱吃,而且一定要吃好吃的,黑暗料理如果真的那么难?#36234;?#21463;,他肯定早就吐出来了;另一方面就是,胖达平时的?#24895;?#37117;是偏向自私胆小怯?#25215;?#30340;,今天居然大无畏地第一个要求试吃,吃完后还大无畏地表示自己要独揽苦果……

    这实在太可疑了。

    ?#36824;?#20381;旧没有人人动作,因为桌上这两大盘玩意儿实在是臭……奥?#32423;?#24590;么会轻易放过自己的船员,他很快从防毒面具后?#36153;?#32899;发布命令:“请遵循船上的守则,共同分享。金钱如此,食物亦是。”

    “噢……”大堂里又是一阵痛苦的喧哗,船长都摆出“老子今天就是要看着你们全部吃”的明确意向了,大?#19968;?#20063;不好再抵抗,纷纷捏着?#20146;?#25569;起叉子,粘出盘子里的臭豆腐。奥?#32423;?#38750;常满意地环视着一大圈视死如归的脸,微笑?#24895;潰骸?#35831;享用。”

    视死如归者们张大嘴,将臭豆腐从叉子上拔|出,含进口腔,噢,这东西为何还这么大不能直?#21451;剩?#21482;能心很累地嚼两口了,嗷呜嗷呜……咦,不对,怎么会这样,这种味道……这种口?#23567;?#26080;法相信,好美妙……好好吃……

    让我们把镜头转一转,此时船长大人眼前的一幕又是什么样的呢——

    他清清楚楚看见,自己?#20035;?#26377;船员,明明两秒前还欲哭无泪地叉起“黑暗料理?#20445;?#25670;出一脸被迫咽屎的灰暗脸色,这会已经双目微眯,不?#32423;?#21516;转变成哺乳动物交|媾或者打飞机后,那种爽到爆,又非常难忍?#21451;?#25233;的高|潮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在观赏一部真人版群p钙片……

    太可疑,奥?#32423;?#25705;挲着下巴,等到他们搁回空叉子,奥?#32423;?#35797;探性地问了句:“味道如何?”

    异口同声:“太难吃了,来自地狱的味道。”

    奥?#32423;?#21452;手交叉,微微蹙眉:“真的?”

    齐声回答:“千真万确。”

    奥?#32423;?#23637;平眉头:“我要亲自检验一下。”

    “不,不,船长?#28784;?#30495;的太难以下咽了,”胖达赶忙把奥?#32423;?#38754;前的那一盘往远处拉上十?#21648;迕自叮骸?#36824;是让属下们来解决吧,毕竟是您发配给大家的处罚,怎么还能让船长?#31383;?#25105;们承担呢?”

    “对对。”满桌的附和声。

    胖达内?#27169;?#29420;吞两大盘“黑暗料理”的愿望看来是实现不了啦tat

    船员1内?#27169;?#36824;好船长英明神武,让大家都去试吃,要不然差点就被那个死胖子吃独食!

    船员2内?#27169;?#21315;万,千万不能让船长吃到,以他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肯定很?#35328;?#21097;给我们多少。

    船员3内?#27169;?#24555;,大家对一下眼色,一定不能让船长尝到一口噢,噢~

    秦珊扶额,实在看不下去:拜?#24515;?#20204;表情?#28784;?#37027;么张扬眼色?#28784;?#20351;得那么明显演?#30142;灰?#37027;么浮夸好吗?

    奥?#32423;?#26174;?#28784;?#26080;法忍受下属们飞来横去的“秋波?#20445;?#20182;慢吞?#25506;?#24320;防毒面罩的扣带:“我要品尝。”

    秦珊很惊讶地瞄向他:“你要吃?”

    ?#25300;一?#30097;这并非一道真正的黑暗料理,”奥?#32423;?#23558;面罩放到一边,用湿巾擦手,从容地铺垫起餐巾:“我要亲自检查。”

    船员们大惊失色:完蛋,船长在食物方面的智商上线。

    “喔,”秦珊把胖达挪远的那一盘又拉回他面前,问他:“你不觉得臭了吗?”

    奥?#32423;?#28023;水一样?#20035;?#30520;印出秦珊的脸:“比起熏?#35828;?#27668;味,被欺骗的感觉更让我难以忍受。”

    秦珊伸出一只?#30452;郟?#20316;邀请姿势:“船长,请享用吧。”

    奥?#32423;?#26159;在场一个唯一不知道臭豆腐真正口味的人,但他叉起面前料理的时候,表情丝毫没有那种……其他人初次尝试之前的痛苦扭曲,顶多略微皱了下眉?#27169;?#25509;着就很平静地接近嘴畔……

    所有?#35828;?#30446;光都集中到他那一点。

    奥?#32423;?#19981;爽地叹出一口气,又把黏?#21734;?#33104;的叉子放回原处,嫌弃道:“请?#28784;?#20877;把这种饿虎扑食的恶心目光黏腻聚焦到我脸上,我不敢保证下一秒不会?#38405;?#20204;每个?#35828;难?#29664;子来一枪。”

    噢,众人立马拉回视线,偷窥,?#24471;椋?#20599;偷瞅。

    奥?#32423;?#32487;续握起银叉,他动作很快,一秒,把臭豆腐送到嘴边,下一秒,斯文地咬了一口。

    他开始咀嚼这种有着奇特臭味的食物,一?#24067;洌?#22885;?#32423;?#29702;解了船员的古怪表情,以及他们的古怪?#20174;Α?br />
    很好吃,很特别,大脑里不由浮现出一系列极为高度的?#20848;邸?#22823;概是外在味道带来的冲击过大,此刻的内在口感有种强烈的反差。像是本以为要行走在无边的黑夜,却突然有一束光线穿透云层,照耀进来。大概就是这种强烈反差的缘?#21097;?#25165;显得这道料理格外特殊。

    “怎么样?”秦珊凑近问。

    奥?#32423;?#24182;没有回答她,只是将叉子上剩余的臭豆腐全部慢条斯理吃光了,才?#20848;郟骸?#36825;不是黑暗料理。”

    “这就是黑暗料理,”秦珊马上否定他的话:“人生而颜控,都?#19981;?#22909;看的事物,不论菜?#28982;?#26159;外貌,回避看起来不好的,令人讨厌的。大多数人都会这样,因此也错过许多真正的好东西。这道料理的名字?#35856;?#35910;腐,学名一般,闻起来就倒胃口,色相也很烂,不敢尝试它的人,永远不会知道它是真正的美味,永远只觉得它是一道黑暗料理。”

    奥?#32423;?#24773;商并不低,他知道这个中国女孩儿在唧唧歪歪借指什么,气氛因此变得微妙,餐桌上?#20035;?#26377;人也察觉到了这种诡异的氛围,没有人再开口,大堂里一片沉默。

    奥?#32423;?#31449;起身来,?#24895;潰骸?#20320;们,吃光桌上的东西,”他转头看秦珊,就像老师揪出违纪的学生,单独到教室外面谈话那样:“你,跟我出来。”

    ****

    海上的风有点大,站在甲板上能明确感受到颠簸,秦珊只能扶着船舷栏杆。而奥?#32423;?#20973;借丰富的航海阅历和身高优势,不需要支点,他自己就是支点,站立地非常稳妥,他也不卖关子,直接说:“请?#28784;?#20877;纠结这件事情了,小姐,”不再使用外号,奥?#32423;?#30340;用语显得礼貌而疏离:“我不会?#19981;?#20320;,而你很快就会离开,我们不会再见面。”

    风的关系吗,奥?#32423;?#21971;音听起来有种低沉的严肃:?#23433;灰?#20877;试?#30002;?#20986;表面?#38382;?#30340;黑暗料理来讨好我的船员,我不会因为他们的影响而爱上你。”

    “我知道啊,”秦珊轻松地打断他:“你想多了,奥?#32423;唷?#25105;做臭豆腐根本不是因为你,是因为我要走了。这段时间来,船上的人还算和善,对我的父母也?#30142;?#38169;,虽然他们的心情一?#26412;?#20007;愤怒,但好歹没有受到过什么?#29616;?#30340;身体创伤,我只是在想,反正都快走了,大家好聚好散……”

    女孩顿了顿,像是在换气:“而且从一开始,我表示会烹饪,就只是想用一技之长来拖延时间保证自己活下去,也许在你们看来有讨好你们的意思。但是在我这里,只是为了保护我的父母和家人。就目前的情况看来,我也做到了,赎金即将送来,我们一家?#29992;?#26377;受到任何伤害。而你们也做到了,从此各取所需,一拍两散,最好的结局。”

    奥?#32423;?#25361;眉:“很高兴我们的想法一致。”

    ?#23433;灰?#25171;断我,?#19968;姑?#35828;完,”秦珊把吹乱的头发理到耳廓后面:“我的确?#19981;?#20320;,可能这会还?#19981;?#20320;,原因我自己也不清楚,大概就是因为斯德哥尔摩综?#29616;ⅲ?#20063;有可能是因为你脸长得好看而我总是说?#36824;?#20320;。我肯定会走,以后也不会再见面。但我觉得,我如果看见大海,一定会想起你,因为这段时间的经历很特殊,终生难忘。”

    奥?#32423;?#30340;衬衣?#29615;?#21038;得飒飒:?#26263;?#24895;你以后不会再接触海洋,否则一想到有个可怕的中国女人时不时想起我,?#19968;?#19981;由地满身鸡皮疙瘩。”

    “真不知道为什么?#19981;?#20320;,”秦珊倚在栏杆边嘟囔,?#34892;?#33073;力:?#23433;还?#36890;过你,我明白了一件事。”

    “没兴趣听。”

    秦珊站直身体:“食物只煮给?#19981;?#23427;的人品尝,真心只送给珍惜它的人拥?#23567;?#23545;了,做臭豆腐的时候,我?#28526;?#26367;你酿了米酒,就放在流理台下边橱柜的第二格,不知道口味如何,说实话我并不擅长酿酒,而且这种酒的最终口感,跟酒曲的质量有很大关系。

    “好了,再见。”

    秦珊用一句常用的道别语结束交谈,今天海上的风特别大,海?#35828;?#22768;音都近在耳畔,秦珊走向船舱的门,她觉得自己一整个人都快?#36824;闻?#20102;,?#20146;?#24456;酸,眼眶发热,自以为很利落爽快,把奥?#32423;?#29993;在了身后,实际上迈出的每一步都手脚僵硬——这些生来就用有的感官都真实地存在着,存在感又格外强烈,让她能立刻察觉到,被迫而灵敏地察觉到。

    ?#24052;?#19979;。”

    秦珊好像听见了奥?#32423;?#30340;声音,她觉得自己可能是幻听,继续慢悠悠往回走。

    ?#24052;?#19979;,我不说第三遍。”第二次飘过来,比刚才的听起来更大声,更真实。

    秦珊停下?#25386;劍?#22905;能倾听到男?#35828;慕挪?#22768;渐渐?#24179;?#36234;来越近……这是在挽留她吗??#34892;?#19981;可?#23478;椋?#31616;直是天方夜?#32602;?#30452;到奥?#32423;?#20572;在她身侧,感觉又偏真实了几分。

    秦珊连忙抽?#20146;櫻?#40763;涕都快流出来了,她也不敢抬眼,因为眼睛还是红的。

    她听见男人冷漠地开口:“让我先走,我不希望自己连只柯基都跑?#36824;?#30701;?#28909;?#20320;可以边欣赏我的背影,边慢慢回舱。”

    这句话讲完,他?#25947;?#30041;情地越过秦珊,走向船舱……

    秦珊:?#21834;?br />
    两个人?#22993;?#22238;去,船舱里面已经先蹦出来一个圆滚滚的球,是胖达。他高喊奥?#32423;啵?#21548;起来很开?#27169;骸?#33337;长,有记者来信了,应该是赎金有具体消息啦。”

    “很好。”奥?#32423;?#19968;下抽过他手里的信封。

    ——“奥?#32423;?#21495;”跟外界联系的方法,并不是使用电子通讯设备,而是由一名报刊记者进行传达。劫持人质后索要赎金的消息是这样放出去的,而之后跟进的信息也会用同样的方法返还回来。

    秦珊也小跑过去,刚停下来就被胖达宽慰地拍了两下?#24120;骸?#23567;姐,终于要回家啦。”

    秦珊仰起头,脸蛋上看不出一点哭泣过的迹象,她松出一口气:“守得云开见月明,真不容易。”

    她偷?#24471;?#20102;一眼那个信封,横向的那种揭口,纸张看起来超有质感,外头还?#20146;畔屎?#30340;印戳。

    奥?#32423;?#39134;快地拆封,抽出整齐折叠的纸张,展信,阅读:

    “亲爱的奥?#32423;啵?br />
    你好,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另一份定时发送的匿名?#22987;?#27491;躺在我的电子邮箱里,五天后它即将踏上旅程,前往葡萄牙海事局的邮箱,信函内容是马德拉海盗头领的个人照片及相关信息,相信海事局的领导们得到这份意外情报后会相当高兴。

    我在泰晤士报上看到了关于你的消息,听闻你和一位中国小姐正在计划结婚的相关事宜,做为母亲十分希望能有机会与你们相见。秦小姐的样貌家世我已有所了解,望你尽快回国。不知你的未婚妻可否告诉过你一句中国常用语: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的母亲

    曼妮·赫伯特伯爵夫人”

    作者有话要说:马德拉副本结束,准备开启下一个地图。嘿嘿嘿=w=

    ——————我是前两章留评的小红花榜=3=————————————————

    夏文之、蘑?#36739;?#21033;斯、小小的红?#22993;謾?#22823;耳朵、唐西楼、瑞魔、(⊙v⊙)嗯、?#37027;?#28316;走、mario、呵呵、zzn509、thia、格林桐桐、大白兔糖、路过,墙角晒肚兜、明明、anne、初照人、地下城与勇士的法师、未央、abcsmilly、小二、鱼腥草、贫尼戒色、打右灯,向左转、心心草、会脸红的娇羞受、也许有你不是将来、一入123言情深似海,从此万事皆浮云、翰墨丹青、慢补书端、简慕心安、飞天无敌毛毛虫、1、爱晒月亮的猫、蝈蝈、大白、a、卤?#21834;?1111111、蓝、?#30475;?#25171;分?#23478;?#36755;入马甲你知道多麻烦吗、胡?#24515;恰ⅰ!!!?#21941;子、炉温。、小慕君、李彦宏、纸上谈兵、逸风、vv、温暖,逆光而来、一刀斩到你菊花开、涉江?#32461;?#33993;、黑大王、千寻酱、狐狸、四芒星、?#20197;?#24403;得起、嗷嗷、zz509、echo、shhaiyan1992、阿眠、夙夕,辛十欣、夏天、.、肉团团?#28982;?#29378;狷地说、?#22478;场?#31508;记本、依稀、a、二二、?#32423;fy、?#33041;?#38182;瑟、1、西西、明明、迟钝君、纳兰二三、陈诗涵、蜡笔、水煮胖鱼头、寄言知予、嘛。、caicai、篱落见?#34411;謾?#21917;香油、云,椰子、。。、头顶小黄?#31232;?#38463;攸、羊子酱、放生、稀饭饭、seven、岁月是朵小白花、阿顾、jy078、?#20973;謾ora、书蔺、下年第五?#23613;、想去日内瓦看牛的阿花、橙子菇、佳佳、禾对雨佳、兔子先生不开花、鲁米、且?#23567;?#33673;莉、zzzzzz、无尽地凌、加油、蜡笔、空id、anai、穆玥鸣、宋绣绣、蜀黍山里人、patti、篸霖、。、yoo、落落、且安且?#23567;oaimanhua2004、光光、七叶一枝花、哈哈、momo囧、seven、二毛、,芒鞋女、蘑?#36739;?#21033;斯、夏文之、千寻酱、蜡笔

    想去日内瓦看牛的阿花扔了一个地雷

    篱落见?#34411;?#25172;了一个地雷

    土豆花花扔了一个地雷

    土豆花花扔了一个地雷

    炉温。扔了一个地雷

    土豆花花扔了一个地雷

    ?#20973;?#25172;了一个手榴弹

    云扔了一个地雷

    蜡笔扔了一个地雷

    abcsmilly扔了一个地雷

    风间?#36843;?#20102;一个地雷

    炉温。扔了一个地雷

    eagle扔了一个手榴弹

    8630168扔了一个地雷

    飞天无敌毛毛虫扔了一个地雷

    abcsmilly扔了一个地雷

    未?#32948;?#20102;一个地雷

    墙角晒肚?#31561;?#20102;一个地雷

    蜡笔扔了一个地雷

    初照人扔了一个地雷

    陈诗涵扔了一个地雷

    momo囧扔了一个地雷

    炉温。扔了一个地雷

    炉温。扔了一个地雷

    宝贝儿们,(twt)真的很?#34892;?#20320;们支持正版,很?#34892;?#20320;们留的评论和砸的土豪?#20445;?#26080;以为报,以身相许行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上船相邻的书:重生之暴君攻略系统HP之哈尔移动的城堡和霍格沃茨城堡重生后,你为女来我为男[综]数风流重生未来之预言师[综]?#20197;埃?#25299;印中[海贼王]攻略路飞计划卷2的报恩[综漫]对不起,掉线了[武则天]女皇之路[兄弟战争]妹妹的诱惑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20146;?#20250;变大
金鹰一码中特书的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