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一码中特书的真假

第四三章

【书名: 上船 第四三章 作者:马甲乃浮云

强烈推荐:最?#30475;?#33041;仙道可期口袋妖怪之林克敛财人生[综]神级医生[灰姑娘]王子走开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机甲之越时     三分钟后,秦珊意识到自己进入这里是错误的。

    因为布莱迪很平静从保险箱内取出了一份密封的档案袋交给奥?#32423;啵?#23553;页外面看不出什么异常,等奥?#32423;?#19968;圈圈把固定线绕开抽出里面的资料的时候,他手指不禁僵在了原处,再也没有往外抽。这个小动作让秦珊不由地偷偷瞄了一眼,她看见了文件的黑字标题:

    “last willbrady herbert”

    ——布莱迪·赫伯特的遗嘱。

    秦珊震惊了一秒,下意识地去?#31383;呂级?#30340;哥哥,他在小圆桌对面的白色椅子上坐着,一脸平静到置身事外的模样,仿佛这一张纸上所书写的根本就不是他的遗书。

    奥?#32423;嘁财?#35265;了标题,他没有继续往外抽,快速插回档案袋里。搁回布莱迪面前,用果决地态度表明出三个字,不想看。

    就算是反对,奥?#32423;?#23545;他哥哥也总是很尊?#20174;?#28201;和,从他刻意放轻的动作就可以看出。

    布莱迪似乎料到了自家弟弟的?#20174;Γ?#27973;色的瞳孔里折出点稍微明亮的笑意。大部分时间里,这位青年?#20035;?#30524;都是一种病态的黯淡,像是冬季化不开水雾的玻璃,他说:

    “奥?#32423;啵?#22914;果你不想看遗嘱,我这里还有一份私下手写的遗书要交给你。?#20063;?#19981;想这么早就离开人世,但我的身体实在支撑不住了,露西医生已经明确告诉我,再活半年就是奇迹,让?#20197;?#20316;打算。”

    “我希望你可?#36234;?#25163;庄园,”布莱迪垂眼去看档案袋,轻咳了两声:“抱歉,奥?#32423;啵?#21035;记恨我,也别记恨曼妮。”

    奥?#32423;?#38752;向椅?#24120;?#19968;声不吭。

    沉默,许久的沉默。

    只有布莱迪时不时的轻微?#20154;?#22768;落在其间,尽管他在拼命压抑和忍住。

    秦珊也没?#20889;?#25200;,联系前面发生的那些事,以及奥?#32423;?#35810;问她的关于?#30333;?#22253;主人还是海盗船长”的选择,她貌似已经能猜到大体的情况。

    她小心翼翼地低声?#35782;?#38754;的青年:“布莱迪,你患了什么很严重的病吗?”

    布莱迪点头:“非霍奇金淋巴瘤晚期。”

    ?#21834;?#38750;常难治的癌类疾病,秦珊想起国内有一位很出名的漫画家和一位央?#21448;?#25345;人,也是因为这个病离世的。

    “别这样,”布莱迪笑了笑,食指在手杖的银?#35782;?#22836;敲了一下:“每个人一听到这个病都是这副节哀的表情,我都快看厌了。”

    秦珊局促地拉着手指:“抱歉,”她急切地提出建议:“有考虑过中医么?”

    “都试过了,”布莱迪的语气始终清淡如水:“可能是上帝?#19981;?#25105;,想早一些见到我。?#25351;?#24773;况很一般,病情时好时坏。目前能坐着和你们?#19981;埃?#26159;属于比较好的情形,也有过生死一线的时刻。”

    他边讲着话,边拉开身边木柜的抽屉,取出一张信封,推到奥?#32423;?#38754;前:

    “这是刚才说的,要私下给你的那封信件,看一?#31383;桑?#25105;知道你不?#19981;?#20919;硬的油印遗嘱,也不?#19981;?#21480;叨絮絮的长?#28014;?#37324;面的字都是我亲自手写的,没什么大事,只是我想?#38405;?#35762;的一些事,不算长,两分钟就能看完。十年没见,我能跟你交谈的几乎却少之又少,后天我就要回医院。”

    他?#19981;?#30340;时候一直?#20154;浴?br />
    ?#20154;裕?#22823;喘气,都是淋巴结肿大压迫的表现。

    奥?#32423;?#19968;手接过那张信封,一手撑住额头,他始终没有去看布莱迪的?#24120;?#24067;莱迪却一直盯着他,双眸如同被白色月光穿透,?#28784;?#39118;吹晃的湖水。

    “好了,我要休息了。”布莱迪又咳了两下,?#24052;戇玻?#22885;?#32423;唷!?br />
    他视线落到秦珊身上:“秦小姐,晚?#30149;!?br />
    ?#24052;戇病!?#31206;?#22909;?#19981;迭回道,她对眼前这位先生?#34892;?#19981;可避免的?#21387;?#21644;同情,更多的?#20146;?#25964;。完全不敢怠慢布莱迪,被病魔折磨的人。

    奥?#32423;?#19968;句话没有?#29627;?#22841;着信封头也不回走出房间。

    布莱迪手杖点地,拦住正要去追奥?#32423;?#30340;秦珊:“帮我劝劝他。”

    “好好。”秦珊连连哈腰点头:“您早一点睡下吧,病人就?#28784;?#29100;夜?#29627; ?br />
    “嗯。”布莱迪用鼻音应道。他一整个人给他?#35828;?#24863;觉都是轻轻的,不论是目光,面容,还是身体,气质,都如同半透明的?#21387;?#33521;团,轻轻一刮就散。

    ****

    “亲爱的奥?#32423;啵?br />
    你好,

    不知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否还在人世。

    不过没什么关系,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很思念你,作为你的哥哥。

    2010年,距离你离家已经有七年的光阴。大约四月份,我就开始?#20154;裕?#19968;开始很轻,因为家族中?#34892;?#22810;事物和应酬要忙的关系,而?#26885;?#21040;春季都会过敏,所以我也并没有多在意。五月底的时候,?#20154;?#30340;情况越来越厉害,而且开始喘不上气,请露西医生私下帮我看了下,她不能具体确诊,所以只开了一些治?#21697;窩追?#38754;的药,并建议我做一些全面的检查。但我没有遵从她的医嘱,只服用了一段时间她所开的药物,并不管用。再后来,走路的时候都会大口喘气,讲一句话要分好几段来说,夜间?#19978;驢人?#30340;更厉害,只能不停?#20154;?#26469;缓解。

    因为年轻,所以也没太当回事,也没有详细告诉曼妮病情。

    六月初,我的身体实在受不了了,去医?#36203;誼光,医生就发觉事态严重。我当时还打趣,我不会是肺癌吧。医生让我第二天再做ct,曼妮是第一个知道结果的,因为医生已经私下找她谈过,怀疑是肺癌晚期。肺部有八个阴影,最大的像拳头一样,压?#32469;?#31649;,所以?#19968;?#21912;不上气。接下来露西医生就经常往家里跑向曼妮汇报?#20063;?#24773;的最终诊断。

    大约六月份的时候,结果大?#32423;ㄐ停?#24212;该是肺癌晚期,活不过新年的第一天。

    曼妮听到这个结果后险些晕过去,她清醒后,一直握着我的手流泪,边说:已经有个儿子抛弃她了,为什么上帝还要把她另一个儿子带走。

    ?#39029;?#20102;安?#20811;?#19981;知道该做什么。

    为了进一步确诊,我必须再进行一次胸腔穿刺检查,穿刺本身并不痛苦,毕竟用了麻药。但结束后,实在太?#21387;?#20102;,整整一晚上,我连呼吸都在剧痛,?#27465;?#35273;就像是锯骨头一样。好在第二天一早,我就?#25351;?#20102;,这次穿刺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成果,活检不出任何癌细胞。于?#20146;?#20102;一次纤支气镜,这是我所经历过的最痛苦的检查,管子从?#24378;趈□j,感觉是完全堵住气管,管子里的小爪子进入病灶,狠狠地抓下一块肉来。我一直记得,床边放着一个大瓶子,洗出来的全是血液。做完后,嗓子剧痛,三天内都在吐血,第二天才可?#36234;?#39135;。这次检查让我的病情诊断有了新进展,医生开始怀疑是淋巴瘤,找来一名血液科的老大夫为我检查,他抓着我的脖子使劲按压,几乎快被他掐死,但还是被他发现了一个隐藏很深的淋巴结。

    于是,我从呼吸科换到了血液科,老大夫为我做了个颈部的活检手术,?#35856;?#20102;一块淋巴结组织。这次手术给?#36951;?#20102;刑,非霍其金淋巴瘤4期。

    那时候,我?#21051;?#22823;腿都会疼痛,如同刮肉般的痛楚,吃止痛药才能顺利入眠。身体上?#34892;?#34920;皮开?#24049;熘尊?#30162;,这些都是淋巴瘤的病理?#20174;Α?br />
    接下来就是化疗,abvd,半月一次一月一?#30629;蹋?#21270;?#21697;?#24120;伤身体,许多肿瘤患者都不是毁在病情上,而是化疗上。第一?#20301;?#30103;后,所有症状都出来了,吐?#27809;?#22825;?#26723;兀?#36824;会发高烧,一直?#38498;?#30495;是一生中都没有过的狼狈场面。医生要求多喝多排尿,少?#20154;?#25490;出的尿液都是血红色。有一款红色的药水,进入血管后非常疼痛,像是在将血管和肌理撕裂一样。那段时间,露西医生会?#21051;?#26089;晨来给我梳头,你知道的,我和你一样,不允许自己邋遢不堪的模样。她一边为我梳,一边会?#37027;?#25226;那些金头发塞进白大褂的口袋,只对我展示梳子,嘴上还说着,你看,你没掉头发呢,就梳子上那么一丁点。?#19968;?#24494;笑着应和她,其实我什么都知道。

    后来,曼妮亲手织了一顶帽子送给我,很温暖。她似乎从小到大都没为我?#20999;?#24351;俩做过什么东西。

    化疗期间,我开始终止一切社交活动,你的几位堂兄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特意来家中探望我。我只能穿起正装,?#27809;?#22918;师帮我装出好气色,像个没事人一样去见他们,所?#26885;已?#25216;好,没让他们察觉出什么异响,暂时压下了他们对于霍利庄园的觊觎。

    只有我自己知道,笔挺的西服下,手臂的肌理血管里,正埋着一根细长的管子。时刻在刺痛我,提醒我,我是一个可怜又可悲的绝症患者,我所剩余的时间并不多了。

    奥?#32423;啵?#25105;们虽是兄弟,志趣却大不相同,你的心胸似海洋,我只是一株植物。

    扎根何处,便会生长何处,庇荫何处,等到死后希望我也可以化作养分融入泥土,滋养这里的大地。

    奥?#32423;啵医?#36825;么多,是想告诉你,我是个不折不扣地懦弱者,我非常,非常的害怕死亡,哪怕这当中过程再痛苦,我都愿意忍受下来,因为我对生存的渴望那样强烈。我总是微笑示人,实际上私下里崩溃过无数次,无数次祈求上苍,让?#19968;?#19979;去。

    曼妮的情感非常脆弱,我什么都不能和她说。

    而你,是我血脉相连的兄弟,我能倾诉和示弱的对象也只有你。

    我真的非常惧怕,在我所剩无几的有生之年,你?#20849;?#20250;回来,我不能再见到你一面,因为我完全不知道你身处何方,完全联系不到你,没有一丁点关于你的消息。

    我不愿强迫你承担下这份几百年的家?#25285;?#25105;知道你不?#19981;?#36825;里。可是没有办法,我的身体不再允许。这三年里,病危通知书下过五次,我依旧在努力坚持着,如果我能活到,能让我继续活下去的那一天,能让我继续维持着霍利庄园主人身份的那一天。

    那样该多好。真希望会有那一天。

    你的哥哥,布莱迪·赫伯特”

    金发男人坐在书桌前读完这封信,台灯的橘子色暖光将他锐利的五官溶得温柔婉约了几分,冰蓝色的眼眸逐渐化成轻晃的湖水……

    他三两下将信纸叠好,随意丢到一边,然后将台灯的光彻?#30528;?#28781;。

    房间里?#24067;?#28422;黑一片。

    ****

    秦珊从布莱迪那里出来后,就和奥?#32423;?#20998;道扬镳了。她回到房间后,就一直很担心奥?#32423;?#30340;心情和状况。

    ?#30475;?#19968;担心一紧张,她就会啃指甲,很小的?#36842;?#24815;。

    然后她看见窗口趴了一个黑黝黝的大脑袋,它左肢攀着窗,?#25233;?#23398;着秦珊,含在牙缝里?#26179;剜晃亍?br />
    秦珊和它面面相觑:?#21834;?#20320;在做什么?”

    ?#25226;?#20320;,咀嚼的动作能?#23454;被?#35299;我的饥饿感,”它垂下一对尖耳朵,很失落:“你为什么啃?”

    “我很担忧,?#22909;?#24773;绪膨胀的时候,我就会忍不住咬指甲。”

    “怎么了?在担心那位讨厌的金发男人?”大狗跳进窗户,盘蜷到她脚边。他闭起眼,整个身体变作一团黑,像个毛绒绒的超大抱枕。

    “嗯,他的哥哥快死了,”秦珊坐□,顺着它的背脊,给它梳通那些柔软的兽毛:“有没有什?#31383;?#27861;,可以让一个将死之人顺利活下去?”

    沃夫慢悠悠掀起眼皮,露出金色的瞳孔:?#26263;比?#26377;,很简单。”

    秦珊以为它在说笑:“别开玩笑了。非霍奇金淋巴癌晚期,按照目前的医学技术来说,根本就是无力回天的事儿。”

    沃夫在空中甩了两下尾巴:“如果真的很想活下去的话,?#24618;?#30528;于医学的路径就是愚笨行为,得开始尝试一些旁?#25243;?#36947;。”

    “怎么说?”东方人停下动作,漆黑的眸心亮起,来了兴趣。

    ?#23433;灰?#20572;下,继续抚摸我,”大尾巴竖起来,在空中扫了两下表示撒娇+抗议。秦珊赶紧继续狂摸摸摸。沃夫这才耷下耳朵,蜷成更舒服的姿势,得意洋洋开口:“在这之前,得先让那名可恨的金发男把我的晚餐还给我。等我填饱?#20146;櫻也?#20250;把具体的办法告诉你们。”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23478;?#27880;意身体啊,希望大家能够永远健?#25285;?3=

    记得每年?#23478;?#20307;检?#22351;?#33258;己的身体出现异常的时候,一定?#28784;?#20197;为自己年轻体壮而忽视了,爱自己才是爱家人。我有个亲人就?#24378;人裕?#20197;为只是肺炎忽视了,两个月再去医院细检就是肺癌晚期,所幸现在?#25351;?#30340;?#20849;?#38169;。

    ?#23613;?#20170;天e杯大奶的小红花——】

    linrin 、仰望?#24378;?#30340;鱼、?#29100;奥傘?#35832;葛沐风、你以为你找的我嘛、那些人不会陪我走到最后。、鞋芒女、一入深似海,从?#36865;?#20107;皆浮云、宅在家里带正太、茗艺、芒果团子、夏文之、阿才帆帆、gelin、星厌、心心草、明明、11、绿松石、蝈蝈、夕夕兮珏、绿绕水、茶叮、羊子酱、篱落见娉婷、云梦溪,早安yuyu、我是死宅啊混?#21834;?#21494;子、浅浅、柒光年、noa、会脸红的?#21827;?#21463;、佳?#36873;?#38463;茉、tsubasa、懒人、翰墨丹青、茱萸、abcsmilly、下年第五季、屠?#31449;啤aicai、墙角晒肚?#25285;?#23254;抖森)、蓝?#20999;恰?#32435;?#32423;?#19977;、??、yankee、喵子、嘛。、冰?#22681;?#23376;酱、蘑菇希利斯、阿攸、千寻酱、兀单单、jy078、格林桐桐、君子不为、shxfd3、炉温。、奶牙?#27604;薄?#23567;师、岂曰无衣、金钱紧张投不?#35828;?#38647;企图写长平但突然发现还欠好多人长平智商捉急只能口头祝贺的刚刚投诉完10x86的丸子、。、lcwd、tutu、椰子、美涪陵的风、albee、白?#35785;鰲?#20170;天不吃饭、下雨心情好差、光光、打?#19994;疲?#21521;左转、鱼腥草、小小的红?#22993;謾?#31508;记本、东申、阿格隆?#21360;?#30333;蛋白、?#26376;貳?#33588;笙、慢补书端、橙子?#20581;?#22823;姨夫、大白兔糖、啊哈、mimiyo、?#24199;恪ayman、小丸只、小册子、初照人、想去日内瓦看牛的阿花、茶茶、小山无水,嘿!、陈诗涵、dora、未央、小二、蜡笔、等等我、yoyo、路过、mario、thia、头顶小黄瓜、xza泠小?#20303;?#22823;耳朵、李彦宏、小手一?#19969;ⅰ!!?br />
    ?#23613;?#20170;天腰围1尺7的土豪儿——】

    李彦宏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12-03 22:04:48

    陈诗涵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03 22:32:09

    miffyplum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03 22:42:17

    炉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03 23:42:25

    炉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03 23:43:53

    墙角晒肚?#31561;?#20102;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04 00:38:27

    纳?#32423;?#19977;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04 00:38:34

    纳?#32423;?#19977;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04 00:41:12

    易花亭主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04 14:56:48

    那些人不会陪我走到最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04 18:46:21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上船相邻的书:重生之暴君攻略系统HP之哈尔移动的城堡和霍格沃茨城堡重生后,你为女来我为男[综]数风流重生未来之预言师[综]?#20197;埃?#25299;印中[海贼王]攻?#26376;?#39134;计划卷2的报恩[综漫]对不起,掉线了[武则天]女皇之路[兄弟战争]妹妹的诱惑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20146;?#20250;变大
金鹰一码中特书的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