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鹰一码中特书的真假

第六六章

【书名: 上船 第六六章 作者:马甲乃浮云

强烈推荐:仙道可期敛财人生[综]最?#30475;?#33041;神级医生口袋妖怪之林克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灰姑娘]王子走开机甲之越时     秦珊在公寓里宅了整整一周。

    准确说,是被幽闭了整整一周。

    没有任何和外界联系的途径,大黑狗像有人?#38405;?#26679;,看她看得特别紧。

    期间,奥?#32423;?#24182;不怎么跟她交流,一起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话,也是各坐一边,大黑狗呆立在中间。

    每日三餐也是他从外头打包带回,反正?#22836;?#37027;,随便秦珊吃不吃。

    ——连秦珊自己都觉得,她和奥?#32423;?#20004;个人,像是在冷战的两口子。

    不过,秦珊当然不会虐待自己的胃,前两天还会拗扭地不吃,等到空腹咕咕叫,奥?#32423;?#31163;家之后,她才会颠啊颠地把凉透的?#20849;?#22622;微波炉里热一下,大口大口用筷子往嘴里送,边大喇喇咀嚼,边吐槽,难吃啊真难吃。

    每到这种时候,那条负责看家看犯?#35828;?#22823;黑狗就会趴在桌脚后,仰起头,睁着圆圆的金瞳子直勾勾望着她,毛绒绒的大尾巴黏在地板上,落寞地来回左右扫动。

    它眼睛湿漉漉的,惹人爱怜。

    秦珊瞥了它一眼,接着吃,但是小动物的楚楚视线存在感实在太强。她?#30452;?#19981;住斜视它,果然,这?#19968;?#36824;在看着自己。

    “你想吃吗?#20426;?#22905;夹起一颗饺子。

    大黑狗茫然眨眼。

    她咬了一口饺子皮,竖起一根食指,指大黑狗,隔空摆出戳鼻头的动作,威胁:“不准告诉奥?#32423;唷?#25105;在他离开之后,像个饿狼一样在吃他买的东西!”

    她哼哼:“我是勉强一小口一小口咽下去的。”

    沃夫心想:嘤嘤嘤?#20063;?#26159;真·饿?#21069;?#21834;啊啊其实我好想?#19981;?#21834;啊啊啊啊但是为了扮演好凶悍逼人大狼狗角色只能一直装高贵冷艳下去啊,秦小姐,快看我热切的眼神,看我期待着四倍肉丸子的热切眼神,快点?#25351;?#35760;忆好吗?

    秦珊自然不知道大黑狼的内心os,只若无其事把一整个牛肉菠菜馅儿的意大利饺子塞进嘴巴,鼓着腮帮子?#21653;?#22204;,边含糊不清地自我宽慰:“其实多虑了,反正动物根本不会?#19981;啊!?br />
    沃夫:……

    ****

    “你每天一走之后,她就像饿狼一样吃光了所有食物。”

    傍晚,秦珊惯例抱着居家服去盥洗室洗澡。

    哗啦啦?#20035;?#22768;流出来,团在地毯的黑色毛团才掀开假寐的眼,灵巧地跳跃到茶几上,直面着金发男人,这样汇报。

    奥?#32423;?#25226;手里的日报三两下叠好,随意摆回原处:“跟我预想的一样,她?#35270;?#33021;力一向很强。”

    沃夫用尾巴尖拂去那份占空间的报纸,为自己劈开一整个桌面,屈下后肢正坐:“奥?#32423;啵?#20320;不打算帮助她勾起回忆了?#20426;?br />
    骨节分明的长指搭在膝盖点?#35828;悖?#37329;发男人勾唇:“不着急,她现在心理上还?#21653;?#25105;,我也不希望她再因为我受到伤害。所以,不如换个模式。”

    大黑狗登时立起两朵尖耳朵,摆出愿闻其详的好奇姿态。

    奥?#32423;啵骸癮n eye foreye,用她曾经的方式,来报答她。”

    不知道为什么,“报答”一词虽说充满褒义色彩,但却被男人咬得充满,?#33145;?#20919;意。

    沃夫不由一激灵:“什么方式?#20426;?br />
    “哼……”鼻腔里传出轻哼,奥?#32423;?#25196;起一抹深不可测的笑,“小狼狗,还需要你的配合。”

    之后一周,奥?#32423;?#36824;是重复相同的程序。

    日复一日一成不变的剧情,每天都在上演。

    ↓↓↓如下↓↓↓

    08:03.am.

    秦珊翻了个身,探出手啪一下按?#31995;?#23376;闹铃,然后,顶着一头黑蓬蓬的鸟巢乱发,揉眼睛踱到卫生间。进门后第一眼瞅见的就是正在洗漱的金发男人,她对这个场面已经见怪不怪了。每天起床都能看到——男人有时候是在刷牙,有时候是在剃须,有时候是在用毛巾擦?#22330;?br />
    ……虽说不是第一次和男人同居,但她住在顾医生家里的时候,每间卧室?#30002;?#24102;小洗手间的,但这里没有,只能两人共用一浴。

    秦珊从玻璃架子上扯下自己的漱口杯,乳白色的牙刷和杯子,跟奥?#32423;?#30340;纯黑相对应,是情侣款。

    ?#36153;?#33167;,含水,吐出来。有两次,她非常不雅观地喷到奥?#32423;?#38754;前的洗手池里,类似于挑衅和发泄,有好几滴都溅在了男?#35828;乃?#34957;上。

    金发男人一个字都没说,旁若无?#35828;?#21059;须,他都是手动,特熟练。黑色的刀片路过,扫除雪白的泡沫,而后露出不比泡沫黯淡多少的光洁肌肤。秦珊很努力地回避着,不去看他。但映在同一面镜子里的,可以直接搬进大荧屏当作剃须刀广告的画面,就待在伸手可及的地方——

    卧槽啊啊啊,要?#28784;?#36825;么性感爷?#21069;?#21834;啊。

    作为一个生而颜控的正常人类,还是个女人,难眠会被吸引目光。

    ?#24471;?#19968;眼,呃啊,内心的花痴小人被秒杀,血槽立刻见?#20303;?#20960;秒钟后,好想瞄第二眼……

    不行,秦珊凝神盯紧自己眼下的漱口杯,拼命上下刮动牙刷搞得满嘴泡沫,我刷我刷刷刷刷,意念阻?#24815;?#21716;哔哔哔……

    09:10.am.

    秦珊和奥?#32423;?#38548;桌而坐,各?#20113;?#29992;着酒店服务生送上门的早点。

    秦珊注意到,金发男人?#19981;?#24456;甜很甜的咖啡,喝之前都会加双倍的糖浆。

    用完早点,他会扯出银色餐车下方的当日报?#22204;?#30475;。男人每天都会穿很正式的衬衣西装,打领带,看上去笔挺得体,完全无法联想他竟是个黑道人士,倒像一名准备去高档写字楼上班的英俊高管。

    他垂敛下眼,专注地看报刊的时候,眼睫毛浓密好看极了,如同两小片日光铺在那里。

    这世上,很少有姑娘对西服有抵抗力,更何况,还是一名个高脸好气质卓著的男人穿西装!

    给不给人?#30437;?#20102;?秦珊完全不能免疫。

    她特希望,奥?#32423;?#35201;是没这么帅就好了,不然她也不会老忍不住,偷?#24471;?#25720;把余光往他脸蛋和身体上招呼。

    “奥?#32423;啵?#33021;不能背对着我看报纸?或者吃完饭就离开!”她终于忍不住了。

    对面的金发男人扬起一双?#30475;?#30340;蓝眼睛:?#29677;牛俊?br />
    ——你太丑(帅)了,我没办法安心静心全心用早茶←她想这样回答,但时间过去整整一?#31181;櫻?#22905;都吐露不出这样违背?#22841;?#30340;话语。

    秦珊放弃,找别的理由:“你个子太高了,矗在这当光线,影响点心的光泽和色彩,会让我食欲衰退。”

    呵,她在料理方面真?#31206;?#21476;不变的完美主义,奥?#32423;?#20132;叠起报纸,纸张摩擦出细微的声响,他从椅子上站起身,平静开口:“你慢慢吃,我出去了。”

    男人走到玄关处,换鞋。

    秦珊这时才敢大大方方看他背影,其实她挺好奇奥?#32423;?#27599;天出去干嘛的,但她绝对不会问,尽力压抑住自己?#38405;腥说?#22909;奇心。

    她应该反感他。

    12:15.pm.

    有点饿的秦珊去冰箱翻零食。

    随即就听见公寓的密码锁被人?#29992;?#22806;按开,一只修长的?#30452;?#25506;进门内的墙面,紧接着臂膀的主人才完全进入。

    秦珊赶紧把冰箱门带上,一屁股坐到餐桌椅,装从容地拽出长玻璃瓶里的海芋花,再塞回,再拽出。

    她斜了眼奥?#32423;啵?#20182;另一只手里正拎着一袋打包的午饭。

    金发男人换好拖鞋,径直走到餐桌前,将那袋吃的往桌面随意一丢,就转身离开,沿着走道往卧室方向走……?#29275;?#22238;房午休。

    秦珊一?#28784;?#21482;取出袋子里的透明包装盒,所有的菜,她都能一秒念出名字。

    奥?#32423;?#27599;天带回来的午饭,大多数都是中餐,三菜一汤的固定搭配,像是……为了配合中国?#35828;?#21475;味。

    但他从不主动和秦珊?#19981;啊?br />
    有一种……宠溺的冷暴力。

    谁能把“宠溺”和“冷暴力”联系在一块呢,这明明是两个词,但奥?#32423;?#20559;能做到。

    明明很关怀你,?#31383;两?#39640;冷之极。

    18:30.pm.

    秦珊洗完澡,擦着头发出来,发现奥?#32423;?#24050;经?#35328;?#27801;发里看电视了。

    观看的是她洗澡之前定格的频道——正在播放一部热播长达二十多年的英国知名肥皂剧。

    秦珊在顾医生家过日子的时候,她能节省就节省。但跟奥?#32423;?#22312;一块,她会把被禁足的情绪全部宣泄在对水电的铺张浪费上。?#28909;?#24320;着?#28784;?#31354;调制暖不关,哪怕室外?#38706;?#39640;达十几度,哪怕她早上醒来嘴唇崩裂口腔干燥简直要上火。

    同样的,她去别的房间活动,?#19981;?#22179;张地亮?#36276;?#21381;里所有灯,连小夜灯都不放过;洗澡的话,当然更不会关电视机。

    这样过去几天,秦珊意识到一件事,她住的地方其实是个公寓式酒店,而不是真·商品?#20426;?#25152;以,不论她用多少度电多少?#20154;?#22885;?#32423;?#25903;付的入住费用都一样。

    ?#28010;懶说?#25253;复方法。

    ——不管,反正能心理平衡一点舒爽一点就?#23567;?br />
    而此时此刻,她能清晰看到,男人看向荧幕上泡沫剧的神色,深刻诠释着无?#27169;?#26080;?#27169;?#33041;残,脑残的意味。可他依旧没有选择跳到别的台,茶几上的黑色遥控器,还斜放在同一?#24674;茫?#21160;都不曾动过。

    秦珊把湿漉漉的头发擦干到不滴水的程度,而后慢悠悠走到沙发边,一下陷进柔软的靠垫。

    奥?#32423;?#19981;瞥她一眼。

    秦珊拉过遥控器,握回自己手里,然后,开始,噼噼啪啪,疯狂调台——液晶屏上,每个画面停留的时间,绝不超过0.5秒。

    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四肢横趴在地毯上,同样在看电视的大黑狗见?#30679;?#19981;由回过大脑袋,耷拉?#21734;?#26421;,注视秦珊。

    秦珊和它对视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在它湿润而金纯的眸子里,瞥见了一滴……极其可疑的情绪,仔细辨认一下的话,那滴情绪的名字,大概是叫,同情……

    等等,为什么一只宠物狗要对我投来同情的眼神?秦珊揉了揉眼,想再确定一下的时候,大狗已经转回头,一动不动。

    ?#29275;?#19968;定是错觉。

    秦珊接着?#28784;?#33080;的疯狂换台,金发男人总算看不下去了,离开沙发。走进书房,带上?#29275;?#23436;全阻隔掉外面的世界。

    胜利,秦珊回到肥皂剧画面,?#34507;?#22312;心底?#28982;?#20986;一个v。

    22:35.pm.

    秦珊钻进被窝,侧卧,打算睡觉。

    奥?#32423;?#20877;一次例行来说晚?#29627;?#21482;不过那天早上被秦珊当面喷过后,他就不会再偷偷过来了,而是直?#21491;?#24320;?#29275;?#25918;进半个身体,同她说晚安。

    音色清清冷冷的,机器人一样无感情。

    说完就直接关上门离开。

    秦珊在这里待上快半个月了,其间有好几天,她和奥?#32423;?#20004;个人,整整二十四小时也就说过这一句话——

    ?#24052;?#23433;?#34180;?br />
    雷打不动的晚安。

    谁都无法预?#24076;?#26126;早太阳会不会照常升起,每晚一句晚?#29627;?#37027;是?#38405;?#25152;在意之?#35828;模?#26368;简单也最可贵的习惯。

    *****

    这样过去了足足二十天。

    第二十一天起床,秦珊一如往常地顶着乱毛脑袋,惺忪着眼晃到卫生间。

    但跟平日?#28784;?#26679;的是,奥?#32423;?#24182;不在那里。

    咦?

    她瞄见?#24471;?#19978;黏着一个白色便笺,扯下来仔细一瞅,纸片上写着两行?#30452;?#33521;?#27169;?#20197;黑色的墨水一路下来顺连,漂亮又流畅。

    “出差几天,勿念。”

    落款是your hubby orlando。

    “切,”秦珊把这张便条揉做一?#29275;?#25172;进马桶,操着母语叨叨:“勿念个蛋蛋,谁念他啊。”

    她端起自己的漱口杯,突然想到一件事,奥?#32423;?#19981;在的话,她可以随意染指这个混蛋的东西了……秦珊左右看看,飞快地拖下男?#35828;?#28465;口杯面前,和自己的?#26085;鍘?br />
    奥?#32423;?#30340;黑色杯子干净得发亮,而她的,杯口处还有牙膏泡沫遗留下来的白色风?#29642;?#36857;,细看的话,清晰可见。

    她唰唰唰,飞快地往黑色杯子上弄出牙膏泡沫。

    而后抓起奥?#32423;?#30340;剃须膏,挤出一大?#35328;謔中模?#25619;出泡沫擦满自己两条?#30452;郟?#28982;后哼着小曲,从置物盒里拉出他的剃须刀,开始肆无忌惮地刮自个儿?#30452;?#19978;的?#22993;?br />
    “你在干嘛?#20426;?#21355;生间?#36276;?#31361;然?#39290;?#19968;个脑袋。

    秦珊手一抖,?#25307;?#34987;刀片刮出伤痕,她赶紧把作凶工具藏到背后,看向门口,咳了一声道:“没干嘛。”

    询问她的人是个从未见过的年轻男人,一头黑发,琥珀色的眼眸剔透明亮,他穿着格子衬衫,活脱脱是个清秀稚嫩大学生。

    秦珊?#35835;算叮骸?#20320;谁啊?#20426;?br />
    男人作自我介绍:“我是你的丈夫安排过来照看你起居的保镖,?#21307;?#27779;夫。”

    ?#21834;闭?#30475;起居,我看是看管牢犯吧。

    秦珊皱了皱鼻?#28023;?#30097;惑:“他去哪出差了?#20426;?br />
    “这我就不清楚了,”黑发男子扭头看向大门的方向:“这几日我都会待在这里,夫人,希望您体谅。”

    夫人…………………………?

    这个称?#39290;?#21516;一道惊?#30528;?#35010;了秦珊的天灵盖,“你见过我这么娇嫩的夫人吗?#20426;?br />
    “我从事保?#35808;?#20316;多年,别说像您这样年轻的,岁数更小的我都见过。”

    ?#21834;?br />
    “你可?#36234;?#25163;机给我用用吗?#20426;?br />
    “如果是给奥?#32423;?#20808;生打电话的话,我可?#36234;?#22114;,不过得监督着你打;如果是旁人,恕我没法?#29992;!?br />
    ?#21834;?#25105;想出去行吗?#20426;?br />
    “不?#23567;!?br />
    ?#21834;?#19979;楼走一圈也不行?#20426;?br />
    “no way。”

    秦珊走回客厅,黑发年轻人亦步亦趋,把守严厉。

    “狗呢?#20426;?#22905;发现家里不止少了一样东西。

    秀气的保镖抿唇一笑:“有了人还需要狗嘛。”

    ?#21834;?br />
    之后几天,秦珊在保镖先生的监控下生活,这孩子从不会打?#20102;?#22522;本不跟她?#19981;埃?#32769;老实实尽着自己的本职工作和义务。

    秦珊觉得,有点不?#35270;Α?br />
    能让她漱口时候喷口水、疯狂调电视栏目、挥霍浪费水电的那个人出差了,也不知道出去多?#33579;?#20160;么时候才能回来。

    早上,她捕捉不到熟悉的剃须水的淡淡香气;中午,三菜一汤的中餐全被替换成简单无趣的西式快餐;晚上,更不会有个低沉动听的嗓音,附在房门前,对她说晚安。

    真是奇怪啊,那个人,平常一句话都不说,存在感却极其强烈。巧夺天工的面庞,冷峻漠然的态度,让他如同一个无感情的机械人。但实际上,她能明白地感悟到,对方一直以来,施加在她身上的、那种无声的纵容和默许。

    习惯之始,如蛛丝;习惯之后,如绳索。

    秦珊有了一种被捆绑的感觉,再大胆点来说,有了一种甘愿被捆绑的感觉……

    哪怕此刻?#20035;?#22235;肢都没铐上,活动轻便。

    谋个下午,秦珊靠在沙发上,无所事事,便下意识问立在一边的金眸小保镖:“奥?#32423;?#20160;么时候几天回来?#20426;?br />
    后者则是惊讶地回给她一眼,才匆忙回答:“应该就这两天。”

    这个眼色,让秦珊登时清醒,如遭?#30528;?br />
    她居然……在纠结着奥?#32423;?#24590;么?#20849;?#22238;来,甚至还希望他快点回来?

    不敢相?#29275;?#31206;珊五味陈杂,焦虑,愤怒、不甘翻涌在心口。血液灼热,烧得她血管发疼……而沸腾不休的复杂情愫里,占据最多的是羞耻和耻辱,这种感情跟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有什么区别?#20811;?#24590;么可以?#36234;?#21457;男人产生这种难?#20113;?#40831;的情结。

    她隐约有点熟悉。

    难道她曾经,对他有过类似的心动?

    就在秦珊怔愣期间,年轻人保镖翻出手机,拨出去一个电话。

    而后?#34384;?#27491;在卖呆的女孩?#21483;眩?#27719;报:“我问问奥?#32423;?#20808;生好了。”

    ?#23433;灰 ?#31206;珊急忙阻止他。

    那头已经接通了,黑发青年对她绽开一个“已经来不?#21834;?#30340;无奈笑,把手机靠在颊边:?#29677;牛?#26159;我,夫人托我问一声,您什么时候回来。”

    秦珊:?#21834;?br />
    “她似乎很想念你。”

    ?#21834;?br />
    ?#29677;蓿?#22909;的,我现在让她听电话,”小保镖走近秦珊几步,把手机递给她,女孩其实很不想接的,但不接又显得自己?#36234;?#24773;,更?#21451;?#32819;盗铃。于是,她举起手机,干巴巴道:“喂……”

    “你想出门吗?#20426;倍?#38754;直奔主题。

    可以出去玩了?秦珊眼睛一亮,提起兴趣:?#29677;牛俊?br />
    奥?#32423;啵骸?#25105;和威利斯在蓝湖温泉。威利斯,就是上次带我们去医院的大光头。蓝湖是冰岛的特色景点,你要是想过来,就让沃夫开车送你过来,”

    “你不过来的话,?#21307;?#26202;就回去。”他不急不缓补充。

    秦?#22909;焕从?#22320;有点憋闷气,凭什?#31383;?#25105;关在家里自己出去潇洒啊,她没回?#31383;呂级啵?#30452;接挂?#31995;?#35805;,看向沃夫:“快点!我要出去呼吸新鲜空气。”

    ****

    轿车行驶过雷市的普华永道,距离蓝湖温泉的距离愈发接近,秦珊降下车窗,老远就能看见一团?#34384;?#20046;乎的热气冒出,四面陈铺着黑色的火山岩。

    大概就是这一带了。

    沃夫把车停在一?#29273;?#20284;于候车亭的纯天然火山石前,去另一边购票口买了两张?#20445;?#25165;朝着温泉的休息间走去。去目的地的路上,秦珊途径过一条异常惊艳的小道,两面黑压压的岩石上披?#34384;?#36879;明的明亮薄雪,?#36335;?#38138;上了一层软软的地毯……给人一种马上就会走进外星球的错觉。

    到?#35828;?#20505;室里,一名女工作人员交给秦珊和沃夫一人一个可以套在手腕上的电子钥?#20303;?#32780;后,她就和沃夫抱着临时泳衣,分道扬镳,去各自的更衣室了。

    就这样分开了?

    秦珊把自己送进女更衣室的时候,大脑才转了过来。既然她这会孤身一人,而且景点人多浑水摸鱼,她完全可以趁机逃跑啊。

    想到这里,她脚跟后转,打算跑路。

    “秦小姐,你去?#27169;俊备?#25197;回头,那名给他俩分发设备的女工作人?#26412;?#25318;住了她的去路。

    礼貌又强制。

    秦珊:?#21834;?#20320;怎么认识我?#20426;?#22920;的。

    女工作人?#20445;骸?#21780;,威利斯先生特别嘱托我好好关照你呢。”

    秦珊:?#21834;?br />
    跑不了了。

    秦珊继续往更衣室里行走,女更衣室是很长的一间,目测容纳个百来人不是问题。在那个女?#35828;?#25351;导下,她把帆?#22841;?#33073;放到走廊的柜子里,然后赤脚走到外间单独的更衣室内,准备换泳衣。

    柜门后贴着很详细的泡温泉注意事项,各个国家的文字都有,包括她的母语,中文。

    分发给秦珊的泳衣非常保守少女款,像是幼儿园小女生学游泳穿的那种泳衣。天蓝色,吊带,短裙摆,?#20146;?#19978;都不带露肉的,唯一比较外放的,就只有后背的上半部分。

    秦珊有点失望。

    她以前?#20146;?#19978;有赘肉的时候,只敢穿连体泳衣;如今转型成瘦子,却还是无法实现穿?#28982;?#23612;的梦想。

    秦珊?#28909;?#20914;了个澡,因为蓝湖本身没?#20889;?#35874;能力,人体毛孔产生的排泄物对蓝湖?#20035;?#36136;有破坏,所以在下水前,一定得用特别的洗浴产品洗干净。做好一切准?#33145;?#20316;,那位负责看管她的女工作人员递来一?#34384;?#33394;的大毛巾让她披上。

    秦珊用浴巾裹紧上身,走出玻璃?#29275;?#24464;徐沿着通道往蓝湖走,空气中的硫磺味非常浓烈,这是大自然的熔?#20197;?#19982;人类嗅觉的礼品。

    户外的这段通道简直是在挑战极限,两面都是皑皑白雪,触手可及的湖面热气像是一场牛奶化开融成的雾——冰火两重天。没走几步,秦珊的两排牙齿就在咯?#30446;?#36454;上下打架,彻骨的凉意钻入毛孔,让她忍不住浑身哆嗦。

    走下木质台阶,她按照嘱咐,慢悠悠地,沿着黑黢黢的沙地下水。跟随她的工作人?#22791;?#22806;贴心地取来两只水泡让她戴在?#30452;?#19978;,她?#28784;?#22240;为她的游泳?#38469;躉共?#36182;。

    完全进水后,温热一下赶走严寒,漫过全身,秦珊只想用四个?#20013;?#23481;此刻的感受,通体舒畅……

    蓝湖的颜色惊?#35828;?#32654;,因为富含矿物质的关系,呈现出一种令人怦然心动的奶蓝色,像是泡进了用温水稀释过的蓝莓奶饮。

    这会天色已临近傍晚,所以滞留此处的?#24944;?#19981;算多。

    ?#34384;?#24213;下方的乳白沙泥凹?#20849;?#24179;,秦珊一眼望过去,就稀稀拉拉十来个人。

    她很快找到了奥?#32423;?#21644;大光头(主要是大秃子比较醒目),他们俩正和另外两个不认识的男人半埋在奶蓝的湖水里,中央漂浮着一只木质的托板,上面载有美酒和果汁。

    去找奥?#32423;啵?#36824;?#20146;?#24049;一个人在这泡比较好?

    秦珊?#23574;?#20102;一会,还是决定自己泡,享受一人世界那种孤单の美好,顺便不打扰他们几个大老爷们捡肥皂了。她不在逗留在原地,而是蹬?#25172;?#21040;湖边,停留在了那里。

    湖边沙地和小桥上?#34892;?#22810;小木头盒子,里面满满的都是白泥,工作人员告诉她,这种白泥有美容奇效,但不能搞在头发上,会让头发干涩。于是……爱美的少女非常迅速地用湖水浸湿头发,把齐刘海门帘全全捋到头顶。然后才用一边五指捞出一大坨白泥巴,小心翼翼往脸上各个部位抹擦……

    ?#29275;?#40763;头……去黑头……

    脸心,缩毛?#20303;?br />
    额头……控油……

    美白,嫩滑,牛奶肌,诶嘿嘿嘿……

    就在她正喜不?#36234;?#33041;补着,自己做完白泥面膜后容光焕发的样子的时候,一双好看的大脚丫子停在她面前的黑石沙地上。

    清冷的问候从她头顶传来:“你在干吗?#20426;?br />
    秦珊立马抬起被白泥覆满的脸蛋,对上男人居高临下?#20035;?#34013;色眼眸,她不禁一愣,而后鼻?#28784;?#28909;,迅速垂眼!

    妈妈啊啊啊啊啊啊,?#33041;?#35201;跳到嗓?#21451;?#20799;啊,奥?#32423;?#36825;丫的是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啊,那两块健硕的胸肌是怎么回事?那八块结实优美的腹肌是怎么回事?还有隐藏在四角泳裤下的好大一包是怎么回事??#24378;?#32937;窄腰无可挑剔的身材是怎么回事?还?#26032;?#24310;在?#30452;?#21644;大长腿上的流畅肌肉线条,以及性感十足的筋骨脉络是怎么回事?#20426;?#21351;槽啊啊啊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奥?#32423;?#30340;身体啊,等等,为什么她脑海中会不由自主浮现她是第一次看见奥?#32423;?#30340;身体这回事,难道她失忆前也从未看过他的身体吗???

    他妈?#20035;?#30495;的是她的妻子吗?如果是真的话,那她都没看过这?#19968;?#30340;裸|体?#20811;?#20197;前的婚姻生活和家庭地位是有多?#36965;浚浚浚?br />
    奥?#32423;嘍住酰?#27491;视秦珊。

    女孩脸上扯出的表情和内心戏要多丰富就有多丰富,连一脸泥巴都遮挡不住。

    过了许?#33579;?#22905;才挣扎完?#24076;?#24179;息面容,平?#19981;?#31572;:“敷面膜。”

    奥?#32423;?#34429;然站在湖边,但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冷:“来了怎么不找我?#20426;?br />
    “有义务找你吗?#20426;?#31206;珊退后在湖面滑出一米,别开眼:“而且我觉得自己一个人待着比较舒服。”

    不知道为什么,她没?#20174;?#22320;生气,从看见奥?#32423;?#30340;第一秒开始,这种莫名的焦躁和委屈就开?#30002;?#38271;,因为种种原因……

    ——他把她一个人丢在公寓里托付给别的男人、以?#21834;?#22905;发现,自己是真的想念他。

    秦珊用余光?#24471;?#22885;?#32423;?#19968;眼,金发男人已经从蹲姿改为站姿,像是要离开了,但他还在看着自己。

    她又往后游了两米,然后当着奥?#32423;?#30340;面,慢慢下沉,把自己的脑袋一点点埋进了蓝?#20301;?#30340;湖水。

    先?#20146;?#24052;,然后鼻?#28023;?#26368;后是眼睛,视野重归一片浅蓝……

    秦珊不想看见她,一点也不想。

    她在水里待好一会,等到实在憋不过气,才又从四溅?#20035;?#33457;里探出头,大喘气。

    第一动作是掀开眼?#20445;?#37329;发男人已经不在岸上了。

    像是从来没来过这里一样。

    秦珊侧过头,用视线?#36153;?#20182;原先和大光头所处的湖水某处,令她惊讶的是,那里也一个人都没有了,人间蒸发。

    四面的一对对,都是不认识的陌生人。

    秦?#22909;?#28982;间紧张无比,心?#36276;?#36234;,她往湖心游去,?#24050;?#20102;好一会,也没发现金发男?#35828;?#36523;?#21834;?br />
    明明是那么出众好找的人,这会却人间蒸发。

    眼眶禁不住发热,她微微张口,试?#24049;?#20182;的名字:“奥……?#40763;?#24494;散出一声,她?#31181;?#28982;停顿,没有再喊下去,这个短促的发音随即溶进了奶色雾气里。

    秦珊捏紧拳头,?#36335;?#22312;和自己作斗争,过了约莫十几秒,她才长舒一口气,像是下定决定一般,张大嘴巴,高喊:“奥?#32423;唷?#22885;兰——”

    第二次呼喊戛然而止,因为已经有一只有力地手把她拽进了水里,?#22993;?#26469;得及憋气,秦珊的?#35282;?#37324;瞬间灌满温热的湖水,她刚要呛出声,一抹柔软就倾轧到她嘴上!随?#21767;?#22905;两瓣全?#30475;?#21253;裹,清凉的氧气从他唇间缓缓渡入,秦珊惊诧地睁大眼望回去——

    一连串的微小气泡上涌,隔着这道气泡,她能看见奥?#32423;?#39128;荡在水里的金色短发,他精致的面?#35013;?#24471;泛光,像是神话中的俊美海妖。

    秦珊?#20174;?#36807;来,皱起?#22841;模?#39034;手去捶打男人结实的胸?#29275;?#27700;的浮力和缓冲让这种?#21653;?#22914;同羽毛瘙痒。正因为这个动作,让对方完全秦珊拥有了足够的氧气,也完全?#35270;?#20102;水里的环?#22330;?#36817;乎于“人工呼吸”的活动?#32431;探?#27490;,转变为疯狂?#20035;?#21563;。他环住秦珊的腰,把女孩用力地贴紧自己灼热的胸腔,紧密到不留一丝空隙……同时,不曾停歇和减轻双唇辗转的力道,舌尖探进她嘴里,绞动?#25490;?#23401;的舌头,掠夺,缠绵。

    ?#30452;┑乃?#21560;?#38376;?#23401;舌尖电流般发麻。

    男人口中遗留下来的红酒气味,让人沉醉。

    不可以这样……

    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诫自己。

    双方的氧气一点点被彼此汲干,这个水底的接吻,充斥?#21734;?#21629;的窒息。

    但秦珊还是无法?#31181;?#22320;,闭上眼,探出双臂去搂住男?#35828;?#32972;脊,去配合他的舌尖,去回吻他,去吞?#23454;?#20182;渡给自己的,?#20811;?#24494;微的甜美酒气。

    ……去享受这个濒死之吻。

    ?#35845;?#30340;黑?#36947;錚?#22905;也意识到,从一开始,她就不是真正打?#26377;?#37324;讨厌和嫌恶奥?#32423;?#36825;个人,她真正无法面对的,?#20146;?#24049;这种不由自主、莫名其妙被他吸引的羞耻?#23567;?br />
    她本不应该被这种人诱惑。

    可她不得不承?#24076;?#37329;发男?#35828;?#39749;力,就如同潜藏在心灵深处的本能一般,让她难以?#21653;堋?br />
    直到男人带着她上游出水面,清爽的氧气流入鼻腔,却没有灌醒她的大脑——她神智依旧模糊不清。

    漆黑的眼眸湿润迷茫,睫毛上沾满水珠,瑟瑟轻颤。

    两个人都像刚淋过一场旷世暴雨一样,湿漉,和喘息,意乱情?#28020;?br />
    秦珊整个人靠在奥?#32423;?#24576;里,不愿意离开他一毫,只隔着一层薄薄的泳衣布?#24076;?#30007;人热烈的体温让人舒适。

    她的胸口剧烈起伏和跳动,摩擦过男人身体同样的地方,携着少女特有的?#30475;?#21644;柔和。

    两人躯体相依的部分,有如碳?#23613;?*从一点?#28784;迹?#19968;触即发。

    奥?#32423;?#25260;起手,用指尖替她擦干净眼?#23383;?#30041;?#20035;?#28404;,而后落下,慢慢划过腰际,来到女孩的臀下,轻轻一托,就将她一整个人悬空抬高。

    秦珊湿热的喘息扑在他脖侧。

    男人修长的五指,顺势一寸寸刮过她光滑湿润的腿侧肌肤,接着,一下架起女孩纤细的腿,缠绕自己的腰。

    不由自主地,秦珊两条光裸的?#30452;垡不?#19978;了奥?#32423;?#30340;脖子。

    他把她拉进他,两人上身再一次无缝地贴?#31995;?#19968;起,奥?#32423;?#24748;空托着她,一步一步朝岸边走去,穿过通道,来到了更衣室的里间。

    里间一个人都没?#23567;?br />
    奥?#32423;?#21333;手带上?#29275;?#36824;未放下秦珊,就带着秦珊转身,将她抵在?#34384;?#19978;,强硬地封住她的嘴。

    亲吻,无?#21653;?#30340;深吻。

    女孩的肩胛骨在?#34384;?#19978;摩擦出细微的轻响。

    秦珊害怕自己掉下去,只能愈发用力地夹紧男?#35828;难?#33145;,结实的肌肉触感,富有爆发力的热?#30475;幽?#37324;传递,腿根部?#36335;?#30528;了火,让她害羞地想躲避。

    男?#35828;?#25163;掌摩挲过她的腰,而后来到大腿内侧相同的?#24674;茫?#36731;轻抚摸着那一带的皮肤。

    他的手滚烫,让秦珊不由?#34885;?br />
    他的呼吸也滚烫,?#24524;?#30528;她,血?#24717;?#33150;到头顶,脸颊涌出红?#34180;?br />
    奥?#32423;?#22068;唇的动作凶猛无比,?#31181;?#21364;意外轻柔,掀开短裙,连体的紧身泳衣让他无法再深入,

    索性,只?#25105;?#23569;女最敏感的地带,反复摩擦。在那里,折磨她。

    秦珊浑身都在轻颤,腿部如同融化了,完全?#20849;?#20986;力。她挨近?#34384;?#19968;点点下滑,男人及时托住她,将她抵得更紧,腿也张得更开了……

    她下意识紧张得想并拢,但男人精瘦的腰就隔在那里,她完全办不到。

    男人压抑着喘息,附到她耳边,情|欲的热息喷在耳?#24076;?#35753;秦珊又是一阵不自知地抖动。

    他的鼻尖停在她耳垂,喉咙里发出的音色,?#29642;?#27801;哑得让人心颤:

    “想我上你吗?#20426;?#20182;问。

    作者有话要说:想我上你吗?????????????????????????

    free的小剧场每五章写一次

    ↓↓最近花式造福学生党和上班族

    【期末稳过,年假多多的小红花=3=】

    亲爱的路人、炉温。、雁落云归、丸子、?#28010;站啤?#23567;二、嘛。、帅帅、clivia、心心草、挽月大人、阳羡、本攻不死你?#31449;?#26159;受、breathesky2007、?#32423;?#19968;只、书蔺、f风、陌缓、百里、路过、小纹、灬卿萝灬 、亲爱的路人、高数快来跪舔大黄?#31232;za泠小?#20303;?#33590;茶、?#22052;擰?#38899;?#23613;ena、慢补书端、闻?#36873;?#26126;明、茶叮、玻璃蘑菇(?#32963;?#29790;)、绿豆汤、hanne、rip、小果实、夏文之、翡翠、我是死宅啊混?#21834;uffer、白露未晞、doris、三四天、ditter、m不会、吃兔子?#20035;?#22902;、甘?#23613;?#32650;子酱、艾丽娅、?#32769; ?#31561;?#20219;搖cho、咩咩、浅?#22330;?#21531;子不为、稀?#29399;埂?#38463;攸、绿松石、呜呜呜、小小的红?#22993;謾?#22823;白兔糖、dora、微双眼皮、thia、夕夕兮珏、33、miffyplum、mario、321、小手一抖、蝈蝈、格林桐桐、陈诗涵、下年第五?#23613;?#21400;尔、蘑?#20581;?#22696;墨、椰子、微双眼皮、?#28010;站啤inrin、seven、caicai、篱落见娉婷 、yoyo、爱笑的夏天、清风如自来水、美涪陵的风、小明wing、姬上、翰墨丹青、阿?#28020;?#26089;安yuyu、超级爱max!的芒果大胖肉团团团子、大耳朵、未央、光光、光光、sr我暗?#30340;?#22909;久了、小师、蜀黍山里人、?#36225;住?#21315;寻酱、沉?#28014;?21、北鱼、鱼腥草、冰糖桔子酱、一入深似海,从?#36865;?#20107;皆浮云、qingciki、午?#29399;尚小?#20250;脸红的娇羞受、茱萸、亲斤欢丨日爱、亲斤欢丨日爱、亲斤欢丨日爱、亲斤欢丨日爱、亲斤欢丨日爱、abcsmilly、啊哈、李彦宏、果依儿、打右灯,向左转、狐狸、?#22052;擰?#22681;角晒肚兜(?#21619;渡?#20667;不拉几的小萝、橙子?#20581;⒛衫级?#19977;、mimiyo、海烟、东申、想去日内瓦看牛的阿花、小册子

    【绝不挂科,年?#25112;?#29378;飙的?#26753;?#27036;=3=】

    qing803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28 19:52:30

    abcsmilly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28 20:15:37

    abcsmilly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28 22:53:30

    300734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2-28 23:17:38

    拉布拉?#39290;?#20102;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30 01:52:45

    莴笋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30 10:52:41

    百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30 16:13:01

    白露未晞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30 18:23:24

    流苏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30 18:28:45

    拉布拉?#39290;?#20102;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30 22:17:54

    佳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29 15:16:48

    炉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29 18:26:32

    小红花来不及整理,没上的?#31859;用?#22825;补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上船相邻的书:重生之暴君攻略系统HP之哈尔移动的?#28508;?#21644;霍格沃?#26576;潜?/a>重生后,你为女来我为男[综]数风流重生未来之预言师[综]家园,拓印中[海贼王]攻略路飞计划卷2的报恩[综漫]对不起,掉线了[武则天]女皇之路[兄弟战争]妹妹的诱惑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20146;?#20250;变大
金鹰一码中特书的真假